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书目 -> 920 布特兰的价值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920 布特兰的价值

    清晨的酒馆与清晨的坦桑城大街一样清冷无比,就连空气中都充满了阴冷的味道,因为刚刚散席之后没有打扫的酒馆大厅也因为摆放得满地凌乱的酒桌而染上了依然未曾散尽的酒气,中间还不时夹杂着打架与乱斗之后所留下的血腥气息。丝毫没有在意这些刺鼻到令人难以忍受的气味,刚刚推门而入的那名帝国士兵用七倒八斜的姿势坐在了昨晚那一排酒客所坐位置的最左端,先是与依然保持着擦拭酒杯动作的保罗打了个招呼,然后才将饱含着懒散意味的目光放在了刚刚推门而入的段青身上:“看来你已经想好了。”

    “说吧,请我喝什么?”

    “……你要,我买单就是。”

    叹息着坐到了对方的身旁,忍受着刺鼻气息的段青上下打量着这位自称约翰的帝国士兵:“只要你觉得不会被抓就行。”

    “我是昨晚负责在坦桑城西南方夜巡的士兵之一,现在是休息时间。”依旧审视着段青的约翰一脸轻蔑地回答道:“回去我要向洛克队长申请超出站岗执勤时间的那份工资,以及因为少睡了一天觉所造成的精神损失费用……”

    “我怎么觉得你看上去很精神……啊不,没什么。”

    望着对方眼角上依然未曾擦掉的眼屎,段青急忙摆了摆自己的双手:“您真的是伟大而又忠实的帝国士兵,阁下。”

    “算你聪明。”

    收回了自己瞪视对方的目光,名叫约翰的帝国士兵将金属头盔甩到了面前的吧台上:“看在你的悟性还算不错的份上……老板,一杯布特兰。”

    “……五十金币。”

    擦拭酒杯的动作渐渐地停止了,身材壮硕的保罗将自己的目光落在了段青的身上:“买单吗?”

    “顺便也给我一杯吧,虽然我根本没有听说过这种酒。”

    视线在吧台内外的两道身影之间来回巡视了一阵,段青叹息着取出了一枚小小的白金币:“这样可以了吗?”

    “……你很不错,小子,我会让你见识到这杯酒的价值的。”

    意外地挑了挑自己的眉毛,挂着懒散面容的约翰将自己的身体微微地坐直了一点,然后在保罗的大手将白金币收走的同时,用手支起了自己的下巴:“与我见过的那些贪婪的冒险者不同……对了,听说你是一名炼金师?”

    “没错,一名炼金师。”段青颇为自豪地挺了挺自己的胸膛:“当然也靠着这个赚了不少的钱。”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是从卡洛村那边过来的吧?”视线转到了一旁的约翰用另一只手敲打着油腻腻的木质吧台:“那个穷乡僻壤一样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钱给你赚?”

    “卡洛村最近的人口还算不错,又是靠近底比利斯城堡的几个村庄之一。”段青摇着头回答道:“就算再怎么差劲,也总会有那么几个富庶的人路过那个地方的。”

    “好吧,这一关算你过了。”

    低着头思索了一阵,约翰像是在清嗓子一样地咳嗽了两声:“毕竟你是一名从西边过来的外乡人,又想堂而皇之地见那样的人物,若是不小心出现了什么意外的话……”

    “听起来好像很危险的样子。”

    望着对方逐渐沉吟下来的模样,段青干笑着挠了挠自己的脸颊:“那个叫什么卢克瑟·汉古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啊?”

    “坦桑城的水务长官,罗姆利亚伯爵大人身边这段时间以来最亲近的近侍。”

    沉重的脚步声伴随着酒馆老板保罗再次出现的身影而回荡在两个人的耳边,随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两杯用高脚杯盛起来的猩红色液体,用手捻起了其中一只酒杯的帝国士兵随后微微地品尝了一下,然后才颇为满足地回答道:“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是掌握着坦桑城地下世界的主人,坦桑城最大的黑帮头子。”

    “原来如此,果然是很危——咳咳,咳咳咳咳!”

    将属于自己的那杯酒也拉到了自己的面前,刚刚想要赔笑着回答的段青随后被那杯暗猩红色的液体呛到了嗓子:“这,这么烈的酒……”

    “这可是布特尔一族的祖先发明的酒,是用来麻醉那些屠夫的最佳饮品。”约翰哈哈大笑了两声:“你能有勇气喝下去,就已经足以让人刮目相看了,伙计。”

    “一,一杯清水,谢谢。”

    将老板保罗早已准备好的一杯清水全部灌了下去,满脸通红的段青随后将自己的目光缓缓地从那杯猩红色的液体表面移开了:“布特尔一族……我好像听说过这个家族。”

    “他们可是战场上的屠夫,是所有公国人心目中的死神。”再次抿了一口杯中酒液的约翰得意地拍打着自己的大腿:“当然,也是我们帝国的英雄家族,是每一个帝国士兵心中敬仰的偶像。”

    “……好吧,他们家族出品的酒的确值得这么烈。”段青颇为不自然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你们……我们芙蕾帝国的评论眼光,好像也一直是以战功与军勋来评定的呢。”

    “帝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家族有很多,都是从帝国建立之初就立下了无数功勋的人物。”

    歪了歪自己的脑袋,名叫约翰的士兵面色似乎都变得猩红了起来:“罗兰家族、奥特家族、格洛瑞亚家族、斯蒂尔家族……虽然并不是历史上所有的帝国将军都是由他们这些人所组成,但每一个从这些家族中走出来的后代都是赫赫有名的强者,他们无一不在自由大陆的每一个角落中立下各种各样的功勋,无一不在每一个帝国人的心中留下传奇级别的故事。”

    “想要在芙蕾帝国这个地方得到‘伟大’这个称号,也应当拥有这样的故事。”说到这里的他朝着天空举了举自己的酒杯:“愿帝国的荣耀永世长存,冒险者。”

    “所以说这个叫做卢克瑟·汉古的家伙,呃……”段青却是一脸犹豫地摇了摇头:“卢克瑟家族?这个家族很有名吗?”

    “不,只是一个小小的家族罢了。”话音停顿了片刻的约翰随后摇着头回答道:“包括那个该死的罗姆利亚在内,这些家族都不怎么出名,之所以能在桑特流斯行省占据了如此之久的时间,靠的也是帝国的财务大臣以及老元帅雷德的庇护而已。”

    “……庇护?”

    “怎么,你真的以为帝国的统治者比公国更为高贵吗?”

    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嗤笑,脸上泛出酒意的约翰撇了撇自己的嘴巴:“藏污纳后这样的事情在帝国的官员中并不少见,有的地方甚至比公国的狗屁议会还要恶劣很多,别说是卢克瑟家族,就连罗姆利亚家族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帝国的功勋簿上了。他们之所以能够在这个地方作威作福,自然也是有许多无法言明的理由,若不是这一次闹得沸沸扬扬的遗老回归事件,我们的帝国皇帝说不定也根本想不起他的名字呢。”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于是段青也只能继续露出赔笑的表情:“帝国依然能够在自由大陆上屹立不倒,肯定也是因为帝国皇帝的勇武强大呀,哈哈哈哈哈……”

    “帝国实在是太广袤了,狮子皇帝离这里也实在是太远,即使伟大如他,也无法掌握这个国家的一切。”

    伸手作出了一个虚握的动作,约翰的声音变得低沉了起来:“天知道在过去的几个月当中,那个卢克瑟家族与罗姆利亚达成了什么样的交易,居然让他坐到了那个位置上。”

    “那个位置?”段青疑惑地问道:“是……水务长官的位置吗?那不是一个闲职吗?”

    “闲职?”

    用奇怪的眼神望着对方,约翰的脸上逐渐牵出了一个莫名的笑容:“知道帝国的水利部副务大臣是谁吗?是西蒙。”

    “……西蒙?”

    “算了,不用说了。”

    有些无聊地摆了摆自己的手,约翰随后将自己的目光收了回来:“以后你要知道的东西还有很多,新来的外乡人。”

    “那个……”段青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水利部的大臣,难道不是管水利的吗?”

    “你的理解没有任何错误,但帝国的水利部与其他国家的水利部有些……不同。”

    用力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约翰再度啜饮了一口猩红色的酒液:“他们与这个地方的汉古一样,掌握着帝国最为黑暗的地方。”

    “……啊?”段青抹了抹自己头上的冷汗:“是,是这样的吗?这我还真没听说过……”

    “以后遇到了那个西蒙小心一点就是了,落在他手里的帝国官员,可没有几个能够活着回来的。”约翰继续喷吐着自己口中的酒气:“虽然我也不知道,那个卢克瑟是怎么与西蒙这样的人物扯上了关系……”

    “或许是因为其他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吧。”段青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比如阁下你刚才提到的帝国遗老……难道卢克瑟家族是遗老一族的人?”

    “他们才不是什么帝国遗老,帝国的遗老……已经死得差不多了。”

    眼睛紧盯着面前的酒杯,约翰的声音再次变得低沉了起来:“除了罗兰家族与格洛瑞亚家族以外,当初跟随芙蕾大帝征战南北的那些家族早已逐渐没落,他们的事迹你或许还能在某些历史记录与传言中找到,但他们的人……已经很难再找到了。”

    “我刚才提到的那些帝国遗老,只是一群早年移居出帝国,现在又要回来的逃兵而已。”说到这里的他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嗤笑:“就像即将回来的那个一样。”

    “阁下指的是罗姆利亚勋爵的那位近亲?”段青试探着询问出声:“听说为了迎接那位大人的归来,这座城市还差点实行全面戒严之类的……”

    “实施二级警戒的原因可不止有这一个,你一个小小的冒险者就不要瞎猜了。”用力将最后一口布特兰饮尽的约翰声音低沉地说道:“若不是有我找到你这里来……”

    “你的下场多半会跟刚才的那两个家伙一样。”

    指了指酒馆的大门口,他将段青的目光逐渐引导到了酒馆外的那条大街远方的尽头当中,若有若无的打斗声正伴随着不时传来的呼喊声一起,沿着某种重物散落在地时不断翻滚的声音飞出的方向从两个人的耳边掠了过去。

    **************************

    “呼,呼,呼,呼……”

    身体逐渐靠到了靠在了墙壁的阴影处,末世哀伤的身体缓缓地滑落了下来,大口大口喘息着的他随后颇为艰难地伸了伸自己的脑袋,朝着远方散落在小巷巷口处的满地马车残骸望了过去:“走,走了吗?”

    “别看了,已经没救了。”

    须臾间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另一名名叫冷雨离魂的玩家随后扯住了他的肩膀:“我们现在没有代步马车拿来伪装了,赶紧继续跑路吧。”

    “我,我又不是真正的剑士,哪里有你们那么好的体力啊。”依旧喘息着的末世哀伤没好气地说道:“先,先让我休息一会。”

    “休息个毛,卫兵马上就会搜过来。”伸着头望着小巷的巷口,冷雨离魂声音低沉地摇了摇头:“即使是大宗师时代,想要与这群帝国畜生们正面抗衡……对我们来说还是有点勉强呢。”

    “也不知道究竟哪里出了问题,我们在这个地方的冒险团证明不是很完美的吗?”末世哀伤一脸蛋疼地说道:“他们为什么会怀疑我们?”

    “可以用来怀疑我们的理由有很多,要不要我现在就给你编一个?”向着小巷另一侧摸出两步的冷雨离魂无奈地回答道:“别说这些废话了,我们还有活儿要干呢。”

    “漆黑的魔女。”

    缓缓地念出了这个名字,单手支撑着后墙的末世哀伤眼神变得犀利了起来:“她真的跑到这里来了吗?小姐又为什么非要抓住她?”

    “小姐的心思,你我这些人怎么可能会懂。”

    仔细地倾听着四周的动静,眼神突然锐利起来的冷雨离魂随后举剑挡住了从拐角处突然劈出的一道帝国长枪的袭击:“从城堡那边赶过来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先想办法保命吧。”

    “不然的话,咱们这次就真的要被图腾他们耻笑三个月了。”8)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若发现 920 布特兰的价值-网游竞技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网游之王者再战》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遗忘之志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